非常风学习网 导航

袭人的人物分析 袭人的人物赏析

2018-09-28 来源:编辑

红楼梦袭人人物分析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袭人,姓花,原名珍珠,先是贾母之婢,贾母喜其心地善良,能尽职,遂与了宝玉。宝玉因见旧人诗句有“花气袭人”之句,回明贾母,更名袭人。袭人是宝玉身边第一个重要女婢,她的结局也见于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三回出场时,作者这样概括她的性格:“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伏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在全书出现的第一个高潮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后,紧接着第六回小说就点明了宝玉和袭人的儿女情事,从此他们异常亲密的关系一直维持至小说结束为止。袭人的性格和在小说中的作用,有着几次大起大落的描写。第一次是十九回和二十一回,都是写袭人对宝玉的规劝;第二次是三十四回宝玉挨打之后,袭人在王夫人前进言。前一次表明袭人所遵奉的行为规范是和薛宝钗相一致的,所以二十一回中间特地插入从宝钗眼中所见的袭人;至于后一次则是袭人所采取的一次重大行动,她向王夫人发出宝玉有可能越出礼法之外的警告,以此表明她的忠心,表现出她合乎封建道德规范的立场,这样她赢得了王夫人充分的信赖,并由此半公开地确认了袭人作为宝玉的妾的身分。小说所显示的袭人最后一次的重大作用,是七十七回晴雯被撵出大观园那一回。书中明显地暗示袭人是晴雯被逐的幕后阴谋者。后来在祭晴雯的芙蓉诔中有“钳诮奴之口,讨岂从宽”之句,即是暗指袭人。袭人的结局在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中已明白暗示:她将嫁与一优伶,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宝玉将身上原是袭人的松花汗巾和蒋玉菡的大红汗巾交换,晚上又偷偷系在袭人身上,被袭人取下掷在空箱子里。后来续书写袭人终于嫁与蒋玉菡,基本上符合原意。宝玉说袭人是“出了名至善至贤之人”(七十七回),薛姨妈说她是“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三十六回),皆是可从正面反面理解她的性格中的要害。袭人是一个驯服的女婢,她有一颗要强向上爬的心。袭人也非全无正义感,在贾赦要强娶鸳鸯时,她也表示了愤慨和对于被者的同情。宝玉依恋袭人,两人之间并非全无真感情。根据脂批,后来袭人有“供奉玉兄”一节,如何供奉虽不得而知,但袭人后来虽改嫁,可能仍有对宝玉起作用的地方,其重要性或不下于麝月之于宝玉。

袭人的人物赏析

袭人与黛玉同生于二月十二,而二月十二是花朝日,花神的生日,此为一证。第六十三回怡红院开夜宴,众女儿抽花名签,都象征各自的命运归宿。袭人抽的是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个字,还有一句旧诗:“桃红又是一年春。”此外还有这样的描写:“杏花陪一杯。坐中同庚者陪一杯,同辰者陪一杯,同姓者陪一杯。”而大家算下来,香菱、晴雯、宝钗是同庚,黛玉是同辰,芳官是同姓,刚抽了杏花签的则是探春。此花签再次暗示在作者心中,袭人为群芳代表。黛玉、宝钗同列“金陵十二钗”正册首位,香菱列“金陵十二钗”副册首位(另:香菱的年龄是连自己都不记得的,花签明显是有意为之),晴雯列“金陵十二钗”又副册首位,芳官的名与姓明显表明她为“余者”之代表。袭人的花签俨然是一个“万艳陪悲”的特殊花签。探春的特例陪杯或暗示后文中袭人与探春的命运存在相似点。 读到第6回,袭人就与宝玉发生了关系,这也是全书唯一一处实写宝玉性经历的笔墨。从《红楼梦》整体的纯情风格来看,刚开始就出现这样的笔墨似乎有些突兀。从后来的情节发展来看,这一次经历,对宝袭之间的关系,对袭人性格的变化,是具有很深远的影响的。袭人从小就被卖入贾府,没有得到过正常的父爱母爱,对一个生性温顺的女孩子而言,这种缺失性的经验,使她很自然的会去寻找一种感觉来替代。贾府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比起狠心将她卖入贾府的父母来,她先后服侍过的主子贾母、史湘云、宝玉对她都还不错,这自然使她对贾府产生一种归属感。正是这种归属感,才使她“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当贾宝玉对她提出性要求的时候,她认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袭人有这种想法,并不是因为她的无知,而是一来因为她对贾府、对宝玉的依恋之深,已经到了无可不为的地步,在她的内心里,早将自己当做了贾府的一份子;二来,在像袭人这样的丫鬟,将来本来就是要做宝玉的妾室的,这是那时候不成文的规矩,宝玉的这种要求,本来就是是很合理,很正常的,如果非要以现代的眼光来看,那反而是读者的无知了。袭人对宝玉的感情,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种归属感而产生的,而不是象其他的女孩子那样,是因为宝玉对她们的关心体贴。关于这种归属感,在第19回,袭人自己有一段很好的说明:“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无意中将这种归属感表露无遗。袭人道:“就便不好和他说,一个钱也不给,安心要强留下我,他也不敢不依.但只是咱们家从没干过这倚势杖贵霸道的事。”“咱们家”三个字,当真是神来之笔,袭人潜意识里早就把贾府当做“咱们家”,这分明是不回去的了。可惜以宝玉之聪明,当时竟未听出。这一类的话,后面袭人还说过很多,比如第31回袭人与晴雯起争执时说的“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中的“我们”两个字。很显然,对贾府这种深切的认同和归属感,是袭人一切行为的出发点。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袭人会站在贾母王夫人的立场上,时时对宝玉进行规劝,甚至对王夫人说出“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这样的话来了。袭人对贾府的认同,不仅仅是自我身份上的认同,更是一种精神上的认同。而她的出发点,却是一心为着宝玉好,因为在她看来,贾府给她吃给她穿,给了她做宝玉姨娘的无上尊荣,“也算是半个主子”,不知道比那个将她卖去做奴婢的家温暖多少,所以她真真正正为贾府考虑,为贾宝玉打算,也是不奇怪的了。 袭人与宝玉的关系,最直接的就是在《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与宝玉的云雨之情,......余下全文>>

红楼梦 袭人 人物分析

袭人是宝玉身边第一个重要女婢,她的结局也见于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三回出场时,作者这样概括她的性格:“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伏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在全书出现的第一个高潮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后,紧接着第六回小说就点明了宝玉和袭人的儿女情事,从此他们异常亲密的关系一直维持至小说结束为止。

一、“花气袭人知昼暖”

袭人本姓花,原名珍珠(批:曹公最喜欢在名字上下功夫,花珍珠本身就有一种褒义)有的人断章取义在“珍珠”二字上下功夫:“珍珠其实就是贝类的一种病态反应的结果或者是杂质进入贝壳体内形成的。而且珍珠是纯的乳白色为最好,谁听说过花珍珠的?我们就知道赛珍珠。花珍珠说明她不是深藏在大观园里的珍宝,而是披着光华外衣的沙粒”。不过公说公有理,这样说也不算为过可以理解。她原是服侍贾母之婢,为贾母房中八大丫鬟之一。也服侍过史湘云。因贾母溺爱宝玉,觉得她心地纯良、恪尽职守,恐宝玉之婢不足使,就将她与了宝玉。宝玉知其姓花,便从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中,取“花袭人”三字作她之姓名。这是作者借用陆游的《村居书喜》中“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但是要注意了这里作者用的是“花气袭人知昼暖”而不是“花气袭人知骤暖”,我个人认如果用来描写人的话“知骤暖”凸显了一的人消息灵通,对事情的变化了如指掌,放在文中就表明袭人是爱打小报告。而“知昼暖”依我理解,自然会想到袭人日夜照料宝玉的暖意来。花香四溢迎风扑面而来给人一种温柔和顺的感觉,同时也符合袭人的性格特征,其次作者不可能在文中写哪一个丫鬟或小姐长有坏心眼什么的,因为作者本身颂扬的就是大观园里青春女性,心灵的纯洁与善良。《红楼梦》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写了:“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这里我想说明的是部分男子除外), 便觉浊臭逼人.”。然而这腐朽没落封建礼教竟然将她们一一践踏,最终成为一场悲剧,持有更多的则是一种怜惜,同情的态度。而大多数人抛开“花”字独在“袭人”二字上做文章弄出许多笑话。这恰好印证了书中人们最容易忽略的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和作者在书中开头写的一首自嘲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满纸都是荒唐言要看你怎样使用用风月宝鉴去照了(这里的风月宝鉴含义有些深刻复杂我不在引申了)由此可见曹公是喜欢袭人这个角色的,赋予了她“花袭人”这个温文,柔和的名字。

二、“错里错看花袭人”

从清代乾隆年间到现在,从一个普通读者到著名红学家,有许多人都认为,晴雯之死,袭人负有极大的责任--是因为袭人告密,导致了晴雯被赶出大观园。当时晴雯生着重病呢,所以不久晴雯就死了。

在乾隆、嘉庆年间,也就是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那么离开现在已经有二百年了,有一位叫二知道的人,一位评点家,他在谈到金钏之死、晴雯之死的时候,他就说:“袭人是功之首,罪之魁。” 她向王夫人进言有功,立头功的就是她,罪魁祸首也是她。比他稍微晚几十年,道光年间,那就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有一个叫涂赢的,说得就更严重了,人如果奸猾,可她装得非常有人情味“奸而有人情者难辨”,这样的人不太好分辨,那些奸在表面化的,你一看就看出来了--袭人就是“奸而近人情者,阅其平生,死黛玉,死晴雯,逐芳官、蕙香,挑拨秋纹、麝月等等,其虐肆矣。”她干的坏事太严重了,太多了。由此可见,袭人受到大家的怀疑,可以说是历史悠久。但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第一,袭人曾经向王夫人进言。这事情发生在贾政毒打宝玉之后,贾政差点把宝玉打死,可是袭人对王夫人说什么呢?......余下全文>>

袭人性格解析

首先解释一下袭人名字的由来:(这是由宝玉起的)因这丫鬟姓花,就根据古人的诗句"花气袭人知骤暖",就随口起了这个.一学者称袭人的性格“偃旗息鼓,攻人不意。曰,袭。”另有索隐派一种说法:袭人者龙衣人也。指是宝玉的包袱。这虽然可以说是影射,但是事实就是袭人与宝玉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关系最近。

宝玉初见袭人的印象是“细条身材子,容长脸儿,穿着银红袄儿,青缎子背心,白绫细轴儿裙子。”她本是贾母的丫鬟,因为心地纯良就把她送给宝玉了,她作为一个丫鬟可以说是尽心尽责了,服侍贾母是尽心对待宝玉也是当作主人。宝玉的衣食起居,她是样样过问,宝玉要是稍微回来晚一些她不是倚门而望,就是到处寻找,宝玉心情不好她就回首先觉察到。

她看起来是挖、温柔和顺,似桂如兰,其实正是她平步青云的条件。她的言行,几乎都能符合于掌握对象、争取上层、团结友军、排击劲敌的战略法则,当然最主要的是抓住宝玉的心。如她故意和宝玉说她将在明年被赎回去,宝玉信以为真,泪流满面;这才委屈的说出“果真留我,我自然不去”的道理。袭人是多么的欲擒故纵啊,本是她的哥哥、母亲想赎她回去,她在家又哭又闹一阵子后说“至死也不回去。”可现在又是另种说法了。

袭人决心留在荣国府不是已经明白了吗?可她却偏偏把情况颠倒过来,说她家要把她赎回去,进行要挟。从贾府的统治来看,如果她真能把宝玉改好,那时别人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实乃贾府之幸岂止是对自己有利??(为了控制包玉,她与宝钗相斗的那一段,见二十一回)

宝玉是个不易降服的人,袭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许多的公共场合,她都是以柔顺的面目出现。当晴雯以尖酸的话来讽刺她时,她也是忍受的。宝玉的奶场骂她两次,她也是低头忍让。宝玉与黛玉怄气她也只是陪着哭。像这样的委曲求全可真是“难能可贵”了。为什么?知识为了掌握宝玉的心!

袭人最重要的一场戏就是与黛玉的斗争,胜利回是属于谁?难道她不知道宝玉 是与黛玉一条道上的吗?可是她看出王夫人看重的不是黛玉。黛玉是何等聪明,一句“我的好嫂子”就揭穿了她苦心经营的计划。所以她毫无选择的决定反林拥薛。此外,对于第一个拥有实权又受人爱戴的平儿她也是深相结构。

袭人为什么会受晴雯的讽刺呢?因为晴雯是一个反奴仆的典型,而袭人正是委屈婉转的媚友求荣的代表。那些所谓的吟诗作赋的那些闲情她毫 无兴趣。凡是宝玉越开心他就越担心。越和别人亲密她就越紧张。她辛辛苦苦、寻寻觅觅、提心吊胆,只是为了替主子们提防控制宝玉,使他不要越轨,惹出事端。因此宝玉有时还不免对她有模糊的好心,可是她终造成和宝玉的矛盾越来越深。原作者曹雪芹用深刻的笔墨,描绘着这个在封建秩序被称为“贤”与“厚”的袭人的特点,叫人看起来和平温顺,避免冲突,顾全大局。然而这丫鬟的本质不免暴露于读者的眼前。

PS:后续作者高颚给了袭人一个难堪的结局就是宝玉出家她本想一死,但觉得对不起贾府。回家死又对不起哥哥,就只好嫁了蒋玉涵。嫁后才知道原来丈夫对自己那么好。

袭人,在红楼梦中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

袭人是怎样一个人

自《红楼梦》诞生以来,在红楼里众多的女性人物形象中,袭人是受非议比较多的一位,有论者以为袭人老于世故,机心深重,是一个奴性化的人物,甚至认为晴雯之死乃至大观园的查抄均应归罪到袭人头上,然而,细读红楼梦中关于袭人的章节,曹雪芹在描写袭人这个人物时借书中人物特别是宝玉之口,时常对她流露出一种亲近欣赏之意,如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宝玉问麝月“你怎不同他们顽去?”麝月说了“都顽去了,这屋里交给谁呢?…等一番话时,宝玉便感叹“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这一句“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足见作者对袭人的好感。如果袭人真是站在封建卫道士的立场上,成为曹雪芹精心营造的这个梦的破坏者之一的话,作者对袭人的这种微妙的情感就很难解释了。由此可见,至少在作者的心里,袭人并不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负面形象。

袭人一出场时,作者这样介绍她“ 原来这袭人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不中任使,素知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宝玉因知她本姓花,又曾见前人诗句有:“花气袭人知昼暖”之句,遂回明贾母,即更名袭人。这袭人有些痴处,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今跟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格乖僻,每每规劝.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心地纯良,克尽职任”这八个字是曹雪芹给袭人最初的评语,然而,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的确能发现袭人世故的,与心地纯良不那么相符的一面。其实,这并不是作者开始对读者进行了误导,而是袭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性格和处世的方法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随着袭人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变化而产生的,也正是曹雪芹描写人物的高明之处。这种变化,实际上在袭人这个人物一出场的时候就埋下了伏笔。到了第二次出场的时候,也就是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袭人就与宝玉发生了关系,这也是全书唯一一处实写宝玉性经历的笔墨。从红楼梦整体的纯情风格来看,刚开始就出现这样的笔墨似乎有些突兀,以至有人认为是不应有的秽笔。正因如此,才更应引起我们的注意。从后来的情节发展来看,这一次经历,对宝袭之间的关系,袭人性格的变化,是具有很深远的影响的。作者在一开始就提到“…今跟我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一点,用曹雪芹的话说,是克尽职任,也有人认为是奴性的一种表现,然而我们看一下袭人的成长经历,就不难理解她的这种想法了。袭人从小就被卖入贾府,没有得到过正常的父爱母爱,对一个生性温顺的女孩子而言,这种缺失性的经验,使她很自然的会去寻找一种感觉来替代。贾府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比起狠心将她卖入贾府的父母来,她先后服侍过的主子贾母,史湘云,宝玉对她都还不错,这自然使她对贾府产生一种归属感。正是这种归属感,才使她“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也正是这种归属感,当贾宝玉对她提出性要求的时候,她没有表现出一个女孩子正常情况下应有的矜持,而是认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从封建礼法上说,两个人这种偷吃禁果的行为绝对是一种苟合,绝对谈不上合乎礼法。袭人“亦不为越礼”的想法,并不是因为她的无知,而是因为她对贾府,对宝玉的依恋之深,已经到了无可不为的地步。在她的内心里,早将自己的当做了贾府的一份子,宝玉的这种要求,在她看来,是很合理,很正常,甚至是她内心所希望的。曹雪芹让袭人第二次出场便与贾宝玉发生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突出袭人对贾府的这种归属感。甚至袭人对宝玉的感情,有很大一部份也是因为这种归属感而产生的,而不是象其他的女孩子那样,是因为宝玉对她们的关心体贴。关于这种归属感,在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余下全文>>

袭人的人物结局

目前《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已经发布,此书中关于袭人的结局和通行本《红楼梦》有所不同,其人物结局主要内容是:抄检大观园后,贾宝玉得知怡红院中几个丫鬟被撵与袭人的告密有关,原来袭人背地里向王夫人告密,所以晴雯、四儿、芳官被撵。宝玉一气之下也将她撵出,同时一一遣散了怡红院里所有丫鬟,只留了麝月一个。宝玉在遣散袭人之前,看到她腰间系着蒋玉菡送给他的茜香罗,想了一想,袭人和蒋玉菡恰是一对,遂给袭人做了个媒:令蒋玉菡娶袭人为妻。于是就让蒋玉菡迎娶了袭人。 嫁于蒋玉菡后,过了一段时日,蒋玉菡由于在外有了新欢,抛弃了袭人后一去不回归(对应伏笔: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随后袭人独守空闺,到了中年就病死了。

红楼梦袭人是一个怎样的人?如何评价袭人

如果是在第一次看完红楼梦的时候遇见这样的问题,我会毫不犹豫的说袭人是个心机婊,招人烦。

但是现在老了,觉得袭人就是在当时体制下正常的丫鬟+通房的角色,她的选择和做的事情都是正常的对自己最好的事情。

如果说在宝玉娶宝钗的事件里,袭人有什么推波助澜的作用也很微小,不能影响整个事件的结局。但她确实也做了一些表达自己立场的小事件。

毕竟黛玉在她眼里如果做了主母,她的处境会比较困难。比如黛玉的性格,黛玉和宝玉之间的情感等等,都会影响她。

但宝钗就不一样了,宝钗也是在当时体制下正常的小姐啊。如果宝钗做了主母,她的生活不会那么困难而已。

所以,虽然还是不喜欢袭人这个角色,但没有以前那么反感了。

《红楼梦》中袭人是一个怎样的人?最后怎样了?

在红楼丫头里面,袭人是怎样的一个人?李嬷嬷骂得她那么难听,她没有挑唆宝玉赶出他奶妈去。晴雯指着鼻子说到袭人的脸上,她也并没有打击报复。就是她向王夫人进言,也不是下毒害人,只不过是因为这是当时社会通行的道德标准,她遵从,她也真诚地希望人人都遵从,尤其是宝玉更应该遵从。她的话曹雪芹都录下来了,里面并没有一字半句提到晴雯---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化的分析。有人说袭人为人,如同市卖绣工绣的字,字迹转、折、钩、踢皆板强可恨,假道学得可厌。若是袭人天生来的沉稳,那当然可厌;若是天生来的有心机,更是可怕。可是分明不是。 袭人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柔媚娇俏的好女儿。大家对宝玉和她初试云雨非常不同意,说她才是真的勾引宝玉。其实,大家都从十五六岁过来,难道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事?一切都那么新奇有趣,就是蛇果也敢偷来尝尝,更何况贾母把她给了宝玉?此举也不算越礼,儿女情长,大家看开些,不必硬揪着小辫子不放,非跟她的过去过不去。 只是到后来,袭人位置又站高了,眼光看远了,个性本来就是要强的,于是举动就沉稳起来了。凭着她,容貌比不上晴雯,口才比不上麝月,和婆子们吵个架都不会,为什么能当宝玉屋里的一把手、大锅盖?就是这种痴气,这种精神。 不过,她毕竟才十几岁,是个花季女孩,也喜欢玩,也有淘气的时候。给宝玉过生日,在怡红院大摆夜宴,她也喝酒,也唱歌,第二天酒醒之后羞得捂着脸笑。 考量一个人,要看他的综合素质。袭人该大的时候能做大,该小的时候能做小,该正经的时候能正经,该玩的时候又能痛痛快快玩,这样的人怎么能说她不可爱? 只是红楼一梦,注定结局就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袭人做为怡红院的首席大丫环,悲剧命运更是不可避免。袭人别嫁,说到底是她的不幸。操了一世心,想宝玉有个好前程,结果宝玉出家了;努了一辈子的力,想当宝玉的姨太太,结果却被硬嫁出去。正应了人生八苦之一"求不得"。

天易娱乐天易娱乐游戏平台平台
  • 学识
  • 学样
  • 返回顶部
    非常风学习网

    © www.verywind.com

    111111统计